關於部落格
為了記錄爸爸的往生而開始寫格子,也因此際會而認識了好多好多的新朋友.
  • 94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簡單就好

感謝慈濟李師兄提供


歲末祝福時,上人行腳到高雄,資深委員林金貴帶著兒子來見上人。這一

天,金貴師姊為往生的先生邱國權圓滿榮董,即將入伍的兒子配戴著胸

花,代替父親來受證。


邱國權與林金貴這對歡喜冤家的故事,曾經編成大愛劇場「七輩婦」,演

出後引起很大的共鳴。很多的家庭大概都會有相同的問題:先生粗魯、草

莽;太太迷信、愛碎碎念。


早年為了求一個兒子,從事美容業的林金貴到處求神問卜,最後來到花蓮

靜思精舍,總算找到人生正確的道路。林金貴第一次把先生「騙」到花蓮

時,邱國權是穿著拖鞋、短褲,嚼著檳榔,還對上人「嗆聲」,說自己是

「白刀子進,紅刀子出」的「大哥」。


要渡這個「大哥」,林金貴費盡心思,她請開計 程車的 先生接送去訪貧看

個案,自掏腰包給車資,說是慈濟發的交通費。撒了許多善意的謊言,讓

先生有機會見苦知福,一步步踏進慈濟世界來。


雖然邱國權脾氣、習氣都很大,但是投入慈濟,也一發不可收拾,從他的

綽號「慈濟狂」就知道,他做起慈濟事有多狂熱、多瘋狂。尤其十多年前

領導做環保,高雄一百多個環保站,邱國權都走透透,如數家珍。


二十多年來,邱國權一直為糖尿病所苦。三年前,一念無明起,居然聽信

廟口賣藥人的天花亂墜,買了一罐來路不明的黑藥丸,說是可以根治糖尿

病。


「花了兩千多元,買一罐『仙丹』,吃了幾天,就不對勁了。」林金貴

說:「送到醫院,說是腎衰竭,從此開始洗腎。」


「不要亂吃藥。」邱國權後悔莫及,身體每況愈下,時常進出醫院。知道

來日無多,邱國權更加發憤做慈濟。


※※※

七月下旬,在大林住院的邱國權,看到女兒和兒子一起來到,話夾子打

開,交代兒女要好好聽媽媽的話,照顧媽媽。一家四口在病房團圓,邱國

權滿臉幸福,微笑著睡著。


眼看著先生逐漸油盡燈枯,林金貴俯在耳邊,殷切叮嚀:「老邱!你的世

緣已盡,娑婆世界不需留戀;身體敗壞了就捨棄它,換個健康的再來。現

在你已經沒有病痛了,業障全部消除了。」


護士進來,問要不要請醫師來急救?林金貴搖搖頭,繼續說:「老邱!我

們夫妻的緣也圓滿了,來生我們不做夫妻,做菩薩道侶。我會讓你去當大

體老師,記住上人的話,要快去快來,再來慈濟世界喔!」


二十三日凌晨將近一點時,邱國權面露微笑,安然逝去,享年六十三歲。

林金貴說:「我們沒有驚動任何人,感恩常住志工鶯鶯和紅芬師姊陪著我

們助念。」


高雄旗山邱家兄弟子侄聞訊趕來,接著助念到九點,中國醫藥學院派車來

接,邱國權如願去當大體老師。


「回到家,我只在佛堂上個香。我告訴兒女,爸爸去當菩薩了,家裡不設

靈堂、不設排位、不必『做七』、不必帶孝。」林金貴說:「一切生活正

常,大家照常上班上課,我也照常做生意、做慈濟。」


有人奇怪她沒讓兒女為往生的父親端洗臉水、拜飯菜?林金貴說:「他父

親生病時,兒女為他洗澡洗臉、餵飯餵菜,已經服侍得很周全。死了,只

是做個樣子,就不必了。」


婉拒花圈、花籃,也不收輓聯、奠儀。有空時,在佛前供上鮮花素果,林

金貴帶著兒女一起誦讀地藏經、無量義經或三十七道品。不只是回向亡

者,而是藉機讓兒女親近佛經,從中啟發做人做事的道理。


「感恩高雄法親,在靜思堂和敬廳辦了一場追思會,有一千多人參加。」

林金貴說。


除了師兄、師姊捧燈、捧花之外,還有手語、歌唱、播放上人開示及跪羊

圖影片,慈濟人緬懷邱國權的感性談話、兒女的真情告白
……整個過程,

像一場豐富動人的法會。


※※※

「聽說你父親過世了,是土葬還是火葬?」一位「仙姑」關心的問林金貴

的兒子邱俊豪。


這位 「仙姑」是邱俊豪朋友的朋友的媽媽,是××堂專門在為人「觀落陰」

的乩童。邱俊豪答說爸爸大體捐贈,現在在中國醫藥學院。


「哎呀!你爸爸現在就跟在你後面!」「仙姑」大叫一聲:「他說他很

冷,他放在冰櫃對不對?」


邱俊豪嚇一跳,回過頭去看,什麼都沒有。「仙姑」又說:「你和你媽媽

都被你爸爸『煞到』了,要趕快改運,否則後果不堪設想。」


「仙姑」問知邱俊豪即將入伍服役,皺著眉頭說:「你要忍耐,不能逃

兵;回去告訴你母親,不要騎車或開車,否則會有災禍發生
……

年輕的邱俊豪心裡七上八下,回家告訴母親。林金貴篤定道:「你爸爸很

愛這個家,怎麼會來『煞』我們呢?新兵訓練很辛苦,當然要忍耐,不能

想逃;騎車開車要小心,這也是當然的。」


「『仙姑』說我們家恐怕還要辦喪事,我怕成為孤兒……

「傻孩子,這幾個月在醫院照顧爸爸,當然身體會比較疲累。」林金貴

說:「走!帶我去找那個『仙姑』。」


林金貴跟「仙姑」說:「我兒子膽子小,被嚇到了,想請妳收驚。」開門

見山後,林金貴談起往生的先生,兩人如何從吵吵鬧鬧到菩薩行者,先生

含笑往生、太太簡單辦喪。接著講慈濟的小故事,以及上人的理念。


「仙姑」聽得啞口無言,再也不談沖煞、改運。臨走時,「仙姑」跟邱俊

豪說,你不必收驚,跟著你母親做就對了。


※※※

聽完林金貴母子和「仙姑」的這一段故事,上人對邱俊豪道:「過去民智

未開,有些人就假借神明,替人祭拜、改運,賺取金錢。幸好你母親有智

慧,否則你會被嚇到六神無主,是嗎?」


邱俊豪苦笑著點點頭。

上人又讚嘆林金貴處理喪事的果斷和方式,設靈堂、牌位、拜腳尾飯、端

洗臉水、做七,把家裡弄得陰森森的,也影響家人上班上學,生活秩序大

亂。


「這些繁雜的喪葬儀式,甚至存放骨灰,都是台灣人和少數中國人才有的

風俗。」上人說:「外國人沒有這些,連西藏地區都採用天葬,大體送到

山上,供養鳥獸。印度在河邊火葬後,骨灰傾倒在河裡漂走。」


最近幾天,我一直跟旁人分享林金貴和邱國權的故事,當然還有「仙姑」

的故事,和上人的開示。


往生後,大體就是廢物,廢物不是掩埋就是焚化掉。在地小人稠的台灣,

掩埋土葬簡直跟活人爭地;焚化燒掉也只剩骨灰一堆。說到骨灰,現在時

興存放在靈骨塔,但是地震、火災,曾讓骨灰罈打翻打破,骨頭散落一

地,分不清誰是誰的,家屬和業者吵成一團。


上人倡導大體捐贈,化無用為大用。我已經再三昭告兒子及親友:我往生

後,第一志願器官捐贈;第二志願模擬手術;第三志願大體捐贈;第四志

願病理解剖。功德圓滿後,骨灰灑向大海或山上,不然如有樹葬公園,挖

個洞埋進去,上面種棵樹也不錯。


至於大體捐贈後,骨灰存放的大捨堂,就不必了。大家都要住大捨堂,總

有一天,也會「人」滿為患,我就不去擠了。


有一個網友更瀟灑,他立下的遺言是:火化後,找個最近的垃圾桶,把骨

灰倒掉即可。


是啊!人死了,再多的繁文縟節,於亡者無益,徒讓生者煩惱。不如在世

時,把握時間,努力行孝行善。能死而無憾,至於後事如何處理?答案

是:簡單就好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